网站标志
永远别说以后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9-06-27 06:33:4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第一次出门,是在我考上大学去重庆的时候。父母一生没出过远门,一直勤勤恳恳在这片土地上面朝黄土背朝天,他们对这片土地的依恋使得他们不愿离开这片土地片刻。所以他们不能送我去上学,也不能送我去上学。最后我那走南闯北的舅舅带我孤身一人去了遥远的重庆。那是我第一次做火车,很新奇,也很特别,一来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,二来也是一种第一次出门的忐忑。我担心,等到了大城市,我这个生活在农村的土孩子,连普通话都不会说,怎么去和他们交流呢?以后就是我一个人在异地他乡生活了,万一不适应怎么办呢?但是这一切,还是被长途的火车劳累所冲淡了,一直摇摇晃晃,我是从来没有做过这么长的时间火车,16个小时,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我感觉过了一个世纪。等到了成都,我们错过了当天去重庆的火车,所以只能在成都住一晚上,但是由于我们出门带的钱不够我们挥霍,所以我们在繁华的都市里,选择了最便宜的三人间,和一个陌生人住在一起。

那一刻我想,等我以后有钱了,我要住最豪华的旅店。

一晃三年,那时候买火车票还不能在网上买,要在火车站去排队,那年冬天,寒风凛冽,我和母亲在凌晨零点整到的火车站,准备排到天亮,结果人家说晚上不卖票,我们在西北的小县城,独自行走着,最后选择了一家汽车旅店,睡了一个小时,说睡也算不上睡,因为心里一直藏着事情,我是翻来覆去睡不着,辗转反侧,我一直在担心,因为当时我做的火车是从遥远的乌鲁木齐出发,经过甘肃,陕西,四川,到达重庆,途经三个省会城市,如果我排不到前三,票出来的那一刻,瞬间就没有了。果然,我早晨四点去排队,一直等到8点开始卖票,一出来就没有了,售票员一句冷漠的没票了,打破了我所有的希望,也辜负了我整整一夜的等待,那种心酸。

那一刻,我发誓,等我有钱了我再也不坐这烂火车了。

那年冬天,我父亲骑着破摩托,在风雪中把我从我们村送到县城火车站的那一刻,我的整个膝盖都被冻得用不了。看着父亲胡子上雪白的冰凌,我觉得此生对不起父母,他们如此一大把年纪了,还要陪我在风中凌乱。

那一刻,我发誓,等我以后成材了,我要陪父母走遍大江南北,再也不再让他们在土里刨吃的。

转眼间,我在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,我参加工作了,没有父母的关系,更没有其他的游走,我靠着自己的学习成绩,去面试,去投简历。我没有靠任何人,找到了一份工作,工作不算太好,但是能吃饱,累时很累,但是很充实,而且如父母所愿,离开了十万大山,算是走进了市里工作。我以为,我终于走出来了。

参加第一年工作,没有多少工资,但是过年了,总是要回去看一眼父母的,因为自从离开了家乡,故乡再没春夏秋,只留下雪白的冬天。回家待七八天,还要加上长途行走的时间,但是为了这短短的七八天父母却要期待整整一年,365天,我不知道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触,只是一个人在上千公里的异地他乡,我会偶尔想到童年的点点滴滴,那些在家乡的山山水水,甚至每一寸土地,我敢说,蒙着眼睛我都能走回来。

只是,及时我自己挣钱了,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,但是那年冬天,我依然和同事做火车回去,那是整整26个小时,还没有到家,想起五年前的誓言,原来,人生不要轻易说以后,以后是什么样,我们谁也不知道,话不要说的太死,说不定以后还不如现在。

现在我依然行走在山山水水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为了买房子,娶媳妇,我依然手头没几个钱,每次去昆明,我还是住几十块钱的小旅店。父母还在世世代代耕种的土地上,面朝黄土背朝天。我还是我,没有天涯海角的转,沟通亲情的依然是那辆火车。、

原来一切都从未改变,只是曾经的誓言我们再也没有勇气去承载。

资讯导航
 
 
脚注信息
委员会监管服务条款 / 隐私政策 / 安全性 / 免责声明 Copyright © 2017 金皇朝平台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